2018年5月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埃及军营遭恐怖分子袭击 至少8死15伤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消息,埃及军方发言人塔梅尔·里法伊当日发表声明称,埃及西奈省中部一座军营当天遭恐怖分子“大规模”袭击,造成8名军人死亡,至少15人受伤。有14名恐怖分子在交火中被击毙。

据报道,14名恐怖分子于日出前试图潜入这座军营,其中四人携带腰带炸弹,企图制造自杀式袭击,军方在交火中击毙了全部14名恐怖分子。

报道还称,声明没有公开这些恐怖分子所属的组织。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税收法定!个人所得税法(修订)即将起草

3月19日,财政部公布了2018年的立法工作安排,个人所得税法(修订)的部内起草工作,赫然列于其中。

财政部在立法计划上做出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明确回应了此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释放出的信号。提高个税起征点,降低个人税负,有望从一项承诺转变为立法现实。

通过立法程序将个人所得税的调整体现在法律条文之中,本质上是对“税收法定”原则的坚持与实践。而在这一方面,个人所得税法的修订,只是“税收法定”大业之中的一环。

其实,在“税收法定”这条道路上,我国才刚刚起步不久,离终点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税收法定”原则肇始于中世纪的英国,其初衷是为了保护个人财产权益不受损害,以法律对税收做出限制。之后,这一原则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纳,并成为了当代税法理论的基础原则之一。

1980年代,这一原则被介绍到了中国,中国当代民商法泰斗谢怀栻先生在《西方税法的几个基本原则》中详细地论述了税收法定原则、税收公平原则、社会政策原则和社会效率原则,其中尤其强调了税收法定精神的重要意义。

在中国,立法征税的权力原本属于全国人大,但是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之中,为了灵活适应国家发展形势的变化,全国人大先后在1984年和1985年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改革工商税制发布有关税收条例草案试行的决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可以制定暂行的规定或者条例的决定》,允许国务院以暂行条例的形式开征各个税种。

此后,国务院先后通过了15项暂行条例,开征了15种税,而并未以立法形式对这些税种做出确立。

公允地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之中,将开征新税种的权力从全国人大转移到国务院,是起到了积极作用的。但是,随着中国法治建设不断成熟,“税收法定”的原则越来越受到各界的重视,法学界在这一方面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最终,在2015年,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修改,“税收法定”的原则终于在立法法中得到了具有法律效力的确认。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做出这项修改时,我国的18个税种之中以立法形式得到确认的,仅有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车船税3个税种。

为了最终实现“税收法定”这一目标,时任全国人大法工委负责人在回应记者提问时,提出了“四步走”的具体方案。

第一步,是不再出台新的税收条例,之后的新税种一律以立法形式确立;

第二步,是对于与税制改革相关的税种,配合税制改革进程,适时将相关税收条例上升为法律,并相应废止有关税收条例;

第三步,是对其他不涉及税制改革的税种,根据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和实际需要,按照积极、稳妥、有序、先易后难的原则,将相关税收条例逐步上升为法律;

第四步,则是待全部税收条例上升为法律或废止后,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废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可以制定暂行的规定或者条例的决定》。

到今天为止,这项工作虽然才起步不久,但已经有了显著的进展。

“海运仓内参”(id:hycplb)发现,自2015年以来,国家先后通过了环境保护税法、烟叶税法和船舶吨位税法,截至目前为止,我国的18个税种之中,已有三分之一,也就是6个税种得到了立法确认。

2018年,根据财政部的说法,除了个税法修订之外,契税法、资源税法、消费税法、印花税法、城市维护建设税法、关税法等,也力争年内完成部内起草工作,及时上报国务院。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张业遂也在两会期间表示,今年将制定耕地占用税法、车辆购置税法、资源税法等,并且将修改税收征收管理法。

这意味着,在“税收法定”工作上,2018年很有可能是有飞跃性进展的一年,对此,我们满怀期待。而“税收法定”工作的完成,正是为中国实现全面依法治国的目标的进程中至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资料来源:新华网、《人民日报》、《21世纪经济报》、中国人大网、财新网等

撰文 / 杨鑫宇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马蓉说她仍爱着王宝强,唐立培说他很爱国

那个骂同胞“支蛆”的唐立培,又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

他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发了第二封道歉声明,表示非常后悔和痛心,声称强烈反对“港独”,“热爱祖国”,就是下面这个。

这实际上是出了两道题:第一,该不该信他?第二,该不该原谅他?

网友的回答

估计是怕人再骂他,唐立培的道歉微博禁止评论。在新浪的消息下面,共有4万多条评论,堪称热议。刀哥大致看了一下,九成九网友表示不相信、不接受唐立培的道歉。

刀哥翻了好多页,才找出几条下面这样的。

刀哥的争议

意外!从来都是团结一致对外的刀哥队伍,在这件事上却出现了针锋相对的两种意见。

刀贱笑:

对于唐同学新发的“终极”致歉声明,我的反应跟网上继续汹涌而来的声讨和抨击基本一致:如果“深思熟虑”辱骂同胞这样的事,这么几句“理直气壮”的道歉就过去了,那过去那么多更善于“随机应变”的汉奸不早就都洗白了!

说他“理直气壮”,只要读读新的致歉声明就能感觉出来。说什么他的措辞和态度“给造谣者留下了抹黑与传谣的工具”,好家伙,一句话就给批评他的人扣上了“造谣”的帽子,那意思,就好像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但事实是,虽然他删了过去的微博,但“支蛆”这个扎眼的词过去几天铺天盖地,早就把他钉在辱没同胞的耻辱柱上,这是他想抹都抹不掉的。唐同学这样一份声明哪是道歉,分明是倒打一耙,向批评他的人示威。

另外,唐同学在声明中还说自己在面对争执时“未能控制情绪、理性面对”,我更是不能接受。说实在的,前几天在面对铺天盖地的批评时,我倒是觉得他挺“镇定自若”“大义凛然”的啊,不仅发微博还写文章。他那无耻的样子虽然让人愤怒,但也是从反面体现出一个内地文科状元应有的“水准”。

可在舆论压力进一步上升,连他在老家毕业的高中都对他给予除名处理后,唐同学倒真的不淡定了。你再看他接连两份道歉声明都写成什么“鬼样子”了,基本都是胡乱敷衍,怎么读都读不出之前辱没同胞“支蛆”时的那种“真心实意”。对于唐同学毫无诚意和羞愧感的道歉,我只能引用一句名言了:其实,你是一个演员!还是一个演技很差的演员。

留一叨:

我也是90后,比唐同学年纪稍微大点。看到唐同学发的致歉声明后,我觉得唐同学的歉意和愧疚是真实的,应该给他通过自省而自我成长的空间。

唐立培当初发表侮辱内地同胞的言论,相当程度上是一时的头脑发热。唐今年才是个24岁的本科学生,在激扬文字的象牙塔里,不免容易受到激进社会思潮的影响。唐在内地成长的20年,既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综合国力急速提升的20年,也是社会矛盾、人与自然矛盾日渐凸显的20年。

他对内地的问题感同身受,自然需要发泄的出口,可惜的是他此前找错了出口。来自内地网络舆论的强大压力,促使他不得不重新思考如何全面认识生他养他的故土,最终他的理性战胜了冲动。

我相信唐立培同学选取“支蛆”等极端用词,更多是政治上不成熟所致,他的本意应该是希望内地与香港青年能够理性沟通。我2012年公派美国访学,当时恰逢日本“国有化钓鱼岛”闹剧,中国一些城市爆发“反日”民间游行,官方派出公务船巡航钓鱼岛海域,叨哥选修的“亚洲安全”课由日裔美国人教授授课,同学也有来自中日双方的,但讨论完全在理性框架内进行,因为大家都是国际关系的学者学生和一线工作人员,对情况有足够的了解。

唐同学可能觉得他和一些香港同学能同桌吃饭好好聊,上课争论“斗而不破”,就想当然地要求其他内地朋友在公开场合也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理服人,于是用激烈的言辞批评采取反击行动的同学。

刀叔的结语

无论如何,唐立培留下了一个人生污点,不管他发多少封道歉声明,这都是抹不去的。“支蛆”是中国人痛感最强的一个侮辱性词汇,由一个内地生的嘴里说出来,伤害性又被加持,犹如一个家庭的逆子用最不堪的语言辱骂父母。

对唐立培个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但毕竟他还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人生,和各种可能性。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反思,去吸取教训。虽然网友的评论比较激烈,但社会不可能现在就对他“盖棺定论”,还是会“听其言观其行”。

唐立培的两个道歉声明,都是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之下做出来的。他的表态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有这么大跨度的转变,他内心的认识却是做不到的,道歉声明显然更多是“权宜之计”,属于公关文。但这也可以理解。我们应该相信,现实迟早会把他的错误认识一点一点纠正过来;如果真是纠正不过来,他将遭受现实毫不留情的抽打。那就是他个人的事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唐立培的戏剧性转变,显示出了爱国主义在网络世界的强大威慑力,这是主流的正能量,这也是正义。公共舆论场不能给卖国言论留有空间。从这个角度说,信不信唐立培,是不是宽容他,都不重要了。

就像马蓉说,她还爱着王宝强。我们不信,但我们仍然相信爱情。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小三”很能干 我该怎么办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黄幻玉(化名)女40岁

个体私营柳州人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某一天,你发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被另外一个女人默默地做着,你会怎么想?某一天,你发现本该憎恨的那个女人身上有很多你不具备的优点,你会怎么做?不是贤妻的我,正面临这样的挑战。

1、 “小三”懂事又能干

5年前,老公阿龙有外遇了。

结婚前阿龙的身边就围着一群想嫁给他的女人,他却不为所动,毅然选择了相识不到一年的我。结婚后那些女人依旧不消停,阿龙却对外宣布绝不会做对不起家庭的事,那些莺莺燕燕这才散了。

很多人羡慕我,说我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终生的男人。我也很庆幸。我们的婚姻一直相安无事,平淡如水。直到5年前,他拎回一袋孩子的新衣服。我 仔细看了材质和款式,发现阿龙不至于细心到能帮孩子挑衣服,背后一定有什么女人在帮他的忙。阿龙都懒得辩驳,直接供出晓燕的名字。

“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吧?否则她怎么会这么热情地帮你。”我问。阿龙严肃地问我:“你晓得孩子现在穿什么码的衣服和裤子?”我哑然无语,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关注孩子了。

我狡辩了几句,说工作忙没时间关注孩子,还把责任推到公公和婆婆身上,说他们已经承包了给孩子买衣服、买鞋子的事宜,我根本插不上手。阿龙很无奈。“你是孩子的亲妈,你想给孩子买衣服,哪个都拦不住你。”我突然想起什么,马上把话题转回晓燕身上。

阿龙没有想隐瞒的意思,直呼晓燕是他的知己。“知己是没有发生过关系的,情人是发生过的。她到底是哪种?”阿龙说,晓燕两个都是。我泪如泉 涌,歇斯底里,我把结婚时阿龙的承诺搬了出来,把给他生儿育女的事也搬了出来。阿龙一直很平静。听我哭闹了半个小时,他终于开口:“我也想过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但你看一看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晓燕和那些女人不同,我们是认真的,她一点错都没有,错在我们身上,尤其是你,你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

阿龙的话戳破了我的自尊。他可以责备我不是贤妻,但不能拿我和晓燕对比,因为她不配。“晓燕配不配大家都会看得到。不信我们就走着瞧,你绝对输得心服口服。”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竟然答应让晓燕展示她的本事,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第二天,阿龙拿回两双孩子的鞋。鞋的款式孩子很喜欢,孩子穿上一试,不大不小,穿着非常舒服。“爸爸,明天我能穿这双新鞋去上学吗?”孩子 兴奋地要求。公公婆婆拿起鞋子看了看,直说鞋子买得好,实惠又好穿。“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娃仔的鞋子了?”婆婆很好奇。阿龙故弄玄虚,说是随手瞎买的。我 知道,鞋子肯定是晓燕帮他选的,他是在炫耀她的本事。

我承认,晓燕在讨好孩子方面确实有能耐。“她这么能干,你以后会休了我娶她吗?”阿龙平静地看着我:“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我也问过 她会不会逼我离婚,她讲没有这种想法,离不离由我自己决定。”“真虚伪。”我坚信这不是晓燕的真实想法。“那我们等着看啰,看她什么时候逼我离婚,那天到 了我一定会跟你讲。”这就是我和阿龙的沟通方式,从不遮掩。

公婆再也没给孩子买过鞋,我也极少给孩子买。买鞋子的事由阿龙全权负责。准确地说,由晓燕负责。

2、正室和“小三”的对比

朋友问我:你不怕老公被抢走?

我和阿龙的婚姻牵扯太多的人和事,真要离婚不是那么容易,加上我们有孩子,阿龙更不会轻易走上离婚这条路。但我们总不能一直“三人行”下去吧?我还没想清楚怎么做,晓燕又有所“作为”了。

公婆都很节俭,他们不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更不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以前我给公婆买过东西,每次都被他们嫌弃款式不好、价格太贵。我坚持给 他们买了几年东西,受了几年嫌弃,最后不得不放弃。与其帮他们买,不如给钱让他们自己去买。只是钱进了他们的荷包,东西却不见踪影。阿龙一度责怪我,说我没花心思在老人身上。我让阿龙自己给老人买,他买的东西同样被嫌弃了。我们再也没提给老人买东西一事。直到晓燕出现,这事又被翻了出来。

2012年圣诞节,我忙活着给孩子准备圣诞礼物,根本没想到公婆。平安夜,阿龙提着两个大袋子回家。袋子里装着两件厚外套,都是给公婆的。公婆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乐开了花。再试试衣服,非常合身。依照老人的习惯,他们一定会追问衣服的价格。阿龙得意地拿出单据。

“两件衣服都是促销打特价买的,差不多是五折,实惠吧?”公婆一看单据,对价格非常满意。“这才是懂得持家的做法,花不多的钱就能买到好东西。”看着公婆乐呵呵的样子,我难免羞愧。

那晚睡觉前我追问阿龙:“衣服是那个女人帮你爸妈挑的吧?但是你付的钱。”“是晓燕帮挑的,钱也是她付的,一年到头没有太多机会孝敬老人, 她特地挑了圣诞节想给老人一个惊喜。”“她比我这个正宫儿媳妇还懂事,你们家真是有福气呀,家里一个外面一个。”那是我第一次对晓燕生气,我觉得她做得太 多了。可是反观自己,晓燕在做的事我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第二天,公婆就把晓燕给他们买的新衣服穿上身了。他们都不知道衣服是小三买的,所以总是夸阿龙懂事、有眼光,还夸奖得很频繁,搞得我尴尬极了。我很想戳破这些事,但还是忍住了。阿龙出轨,只有我一个人受折磨就好,千万别牵扯到孩子和老人,他们不一定能承受这些事。

说完小三,再说说我自己。

成年以后我有一个爱好:爱去夜店。别人去夜店,都衣着靓丽,妆容精致。我却不是这样的人,我纯属喜欢唱歌、听歌,喜欢在昏暗的环境下小酌一 杯。喝完了,玩完了,我就乖乖回家,不会为什么男人多逗留。因为我一直很自律,关于去夜店这件事,阿龙从来都不说我,绝对信任我。

这些都是面上的。

我知道柳州很小,一个拐弯就能遇见熟人。常在夜店混,自然有男人对我有兴趣。表面上我乖乖地准时回家,背地里偷偷地和两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联系上了。我们常网聊,常发短信。他们对我嘘寒问暖,我享受极了。我们常到偏僻的饭馆吃饭,偶尔触碰彼此的手。但是越轨的事我从来不会做,仅限于和他们玩暧昧。这样的暧昧晓燕出现时已有,她出现后更没断过。

3、家人逼我改变

我也有自己的暧昧对象,这是为什么我能容忍阿龙出轨的重要原因之一。小鲜肉的暧昧让我很上瘾,欲罢不能。我曾经非常害怕被阿龙发现这些,但是我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做,不怕他抓奸。

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阿龙可以有“小三”,而且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我却不能告诉他我的事,毕竟他是男人,他要面子。总之,戴绿帽这种事似乎只有男人有介意的权利,女人无权。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经营着和小鲜肉的感情,一旦发现对方有危险,马上切断一切。

两年多的事实证明,如果晓燕是阿龙的老婆,她各方面都会做得比我出色,除了长相、身材不如我外。我感觉这个女人对我的婚姻越来越有威胁。她 嘴上说不会逼阿龙离婚,只想做他背后的女人,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会相信。我决定揭穿这个女人的嘴脸让阿龙看清楚。我在酝酿一个计划。

2015年阿龙过生日,我们订了一个大包厢全家一起吃饭庆祝。我背着阿龙和晓燕取得了联系,把她也叫了过去。

公婆以为晓燕是我的朋友,于是热情地招呼她。阿龙的脸色非常难看,他肯定没想到晓燕竟然会接受我的邀请来参加他的生日宴。

饭桌上,我直夸晓燕懂事能干,公婆慢慢喜欢上这个女人。“爸,妈,晓燕平时对我和阿龙都非常关照,你们愿意认她做干女儿吗?”公婆对我的提议非常意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阿龙急了。

“认什么干女儿,俗气,你们喜欢晓燕,以后经常叫她到我们家吃饭。”我把脸转向晓燕,严肃地问:“晓燕,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也说过别无所求。我现在就想听你表个态,你愿意认阿龙的爸妈叫做干爸干妈吗?”

晓燕摇了摇头。

“摇头表示你不愿意。你连干女儿都不愿意做,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将来不会逼阿龙离婚娶你?”直到这个时候公婆才听出事情的关键。他们纷纷向晓燕投去不友好的目光。“姑娘家的,做什么不好做‘小三’。”晓燕委屈地看了看我,找了个理由离开包厢。阿龙没有尾随她而去。

那晚到家,我一个人回房间,阿龙在客厅向爸妈解释。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两个小时后,婆婆把我叫出去,我们开四人会议。

“今天我们才晓得有晓燕这么个人,才晓得这些年来她做了什么。说实话,这个姑娘看上去并不坏,也很懂得孩子和老人的心思。小玉呀,我们两老今天就想听你一句话,你以前那么贪玩、不顾家,以后你能改吗?如果能,我们是坚决不会让晓燕进这个家的。今天你就表个态吧!”

我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被动,被动到公婆可以忽略阿龙出轨的事实转而对我提要求。我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蛋。正是我的不贤惠给了晓燕乘虚而入的机会。

我没有当即答应任何人、任何事,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值得为了家庭和家人改变自己的一些喜好和习惯。阿龙承诺给我时间,他期待我的改变。我却迷茫了。如果我变成了他们喜欢的样子,那还是我自己吗?晓燕的存在像一片乌云,压在我的头顶,让我喘息艰难。

走进情感工作室倾诉完心事,我获得了久违的平静。虽然谁也不能替我做决定,但是我的内心已经有答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南国今报

民间个人的行为方面,应是同为儒文化圈之故,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少有趁火打劫者,多自动守序,相互救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日本和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方面,为了震后救灾这一永恒课题,比较和互鉴是需要的。

老男人要玩,小男人要多思考!这是因为,老男人如果还看《三国演义》《水浒传》,人们会觉得他们老谋深算,不敢接近他们。而如果小男人整天只知道玩,老了将会一事无成。

作为最近几年愈演愈烈的“邻避现象”,在国内很多地方,人们现在是闻垃圾焚烧厂而色变。如果某地要开建一个垃圾焚烧厂,除非是特殊安排的听证会,否则必定是一片反对声;在某些地方,激动的周边居民甚至还可能集体散步,乃至与你拼命。

奴隶、奴役,这样的语词,在文明时代,在法治年代,本应只存活在历史书籍或文艺作品中。近200年前,奴隶制已经在西方世界废止;而2000多年前,奴隶社会就已经远离古老而文明的中国。然而,全球范围内仍有大约2700万的奴隶受剥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