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小三”很能干 我该怎么办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黄幻玉(化名)女40岁

个体私营柳州人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某一天,你发现自己一直忽略的事被另外一个女人默默地做着,你会怎么想?某一天,你发现本该憎恨的那个女人身上有很多你不具备的优点,你会怎么做?不是贤妻的我,正面临这样的挑战。

1、 “小三”懂事又能干

5年前,老公阿龙有外遇了。

结婚前阿龙的身边就围着一群想嫁给他的女人,他却不为所动,毅然选择了相识不到一年的我。结婚后那些女人依旧不消停,阿龙却对外宣布绝不会做对不起家庭的事,那些莺莺燕燕这才散了。

很多人羡慕我,说我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终生的男人。我也很庆幸。我们的婚姻一直相安无事,平淡如水。直到5年前,他拎回一袋孩子的新衣服。我 仔细看了材质和款式,发现阿龙不至于细心到能帮孩子挑衣服,背后一定有什么女人在帮他的忙。阿龙都懒得辩驳,直接供出晓燕的名字。

“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吧?否则她怎么会这么热情地帮你。”我问。阿龙严肃地问我:“你晓得孩子现在穿什么码的衣服和裤子?”我哑然无语,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关注孩子了。

我狡辩了几句,说工作忙没时间关注孩子,还把责任推到公公和婆婆身上,说他们已经承包了给孩子买衣服、买鞋子的事宜,我根本插不上手。阿龙很无奈。“你是孩子的亲妈,你想给孩子买衣服,哪个都拦不住你。”我突然想起什么,马上把话题转回晓燕身上。

阿龙没有想隐瞒的意思,直呼晓燕是他的知己。“知己是没有发生过关系的,情人是发生过的。她到底是哪种?”阿龙说,晓燕两个都是。我泪如泉 涌,歇斯底里,我把结婚时阿龙的承诺搬了出来,把给他生儿育女的事也搬了出来。阿龙一直很平静。听我哭闹了半个小时,他终于开口:“我也想过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但你看一看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晓燕和那些女人不同,我们是认真的,她一点错都没有,错在我们身上,尤其是你,你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

阿龙的话戳破了我的自尊。他可以责备我不是贤妻,但不能拿我和晓燕对比,因为她不配。“晓燕配不配大家都会看得到。不信我们就走着瞧,你绝对输得心服口服。”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竟然答应让晓燕展示她的本事,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第二天,阿龙拿回两双孩子的鞋。鞋的款式孩子很喜欢,孩子穿上一试,不大不小,穿着非常舒服。“爸爸,明天我能穿这双新鞋去上学吗?”孩子 兴奋地要求。公公婆婆拿起鞋子看了看,直说鞋子买得好,实惠又好穿。“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娃仔的鞋子了?”婆婆很好奇。阿龙故弄玄虚,说是随手瞎买的。我 知道,鞋子肯定是晓燕帮他选的,他是在炫耀她的本事。

我承认,晓燕在讨好孩子方面确实有能耐。“她这么能干,你以后会休了我娶她吗?”阿龙平静地看着我:“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我也问过 她会不会逼我离婚,她讲没有这种想法,离不离由我自己决定。”“真虚伪。”我坚信这不是晓燕的真实想法。“那我们等着看啰,看她什么时候逼我离婚,那天到 了我一定会跟你讲。”这就是我和阿龙的沟通方式,从不遮掩。

公婆再也没给孩子买过鞋,我也极少给孩子买。买鞋子的事由阿龙全权负责。准确地说,由晓燕负责。

2、正室和“小三”的对比

朋友问我:你不怕老公被抢走?

我和阿龙的婚姻牵扯太多的人和事,真要离婚不是那么容易,加上我们有孩子,阿龙更不会轻易走上离婚这条路。但我们总不能一直“三人行”下去吧?我还没想清楚怎么做,晓燕又有所“作为”了。

公婆都很节俭,他们不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更不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以前我给公婆买过东西,每次都被他们嫌弃款式不好、价格太贵。我坚持给 他们买了几年东西,受了几年嫌弃,最后不得不放弃。与其帮他们买,不如给钱让他们自己去买。只是钱进了他们的荷包,东西却不见踪影。阿龙一度责怪我,说我没花心思在老人身上。我让阿龙自己给老人买,他买的东西同样被嫌弃了。我们再也没提给老人买东西一事。直到晓燕出现,这事又被翻了出来。

2012年圣诞节,我忙活着给孩子准备圣诞礼物,根本没想到公婆。平安夜,阿龙提着两个大袋子回家。袋子里装着两件厚外套,都是给公婆的。公婆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乐开了花。再试试衣服,非常合身。依照老人的习惯,他们一定会追问衣服的价格。阿龙得意地拿出单据。

“两件衣服都是促销打特价买的,差不多是五折,实惠吧?”公婆一看单据,对价格非常满意。“这才是懂得持家的做法,花不多的钱就能买到好东西。”看着公婆乐呵呵的样子,我难免羞愧。

那晚睡觉前我追问阿龙:“衣服是那个女人帮你爸妈挑的吧?但是你付的钱。”“是晓燕帮挑的,钱也是她付的,一年到头没有太多机会孝敬老人, 她特地挑了圣诞节想给老人一个惊喜。”“她比我这个正宫儿媳妇还懂事,你们家真是有福气呀,家里一个外面一个。”那是我第一次对晓燕生气,我觉得她做得太 多了。可是反观自己,晓燕在做的事我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第二天,公婆就把晓燕给他们买的新衣服穿上身了。他们都不知道衣服是小三买的,所以总是夸阿龙懂事、有眼光,还夸奖得很频繁,搞得我尴尬极了。我很想戳破这些事,但还是忍住了。阿龙出轨,只有我一个人受折磨就好,千万别牵扯到孩子和老人,他们不一定能承受这些事。

说完小三,再说说我自己。

成年以后我有一个爱好:爱去夜店。别人去夜店,都衣着靓丽,妆容精致。我却不是这样的人,我纯属喜欢唱歌、听歌,喜欢在昏暗的环境下小酌一 杯。喝完了,玩完了,我就乖乖回家,不会为什么男人多逗留。因为我一直很自律,关于去夜店这件事,阿龙从来都不说我,绝对信任我。

这些都是面上的。

我知道柳州很小,一个拐弯就能遇见熟人。常在夜店混,自然有男人对我有兴趣。表面上我乖乖地准时回家,背地里偷偷地和两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联系上了。我们常网聊,常发短信。他们对我嘘寒问暖,我享受极了。我们常到偏僻的饭馆吃饭,偶尔触碰彼此的手。但是越轨的事我从来不会做,仅限于和他们玩暧昧。这样的暧昧晓燕出现时已有,她出现后更没断过。

3、家人逼我改变

我也有自己的暧昧对象,这是为什么我能容忍阿龙出轨的重要原因之一。小鲜肉的暧昧让我很上瘾,欲罢不能。我曾经非常害怕被阿龙发现这些,但是我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做,不怕他抓奸。

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阿龙可以有“小三”,而且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我却不能告诉他我的事,毕竟他是男人,他要面子。总之,戴绿帽这种事似乎只有男人有介意的权利,女人无权。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经营着和小鲜肉的感情,一旦发现对方有危险,马上切断一切。

两年多的事实证明,如果晓燕是阿龙的老婆,她各方面都会做得比我出色,除了长相、身材不如我外。我感觉这个女人对我的婚姻越来越有威胁。她 嘴上说不会逼阿龙离婚,只想做他背后的女人,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会相信。我决定揭穿这个女人的嘴脸让阿龙看清楚。我在酝酿一个计划。

2015年阿龙过生日,我们订了一个大包厢全家一起吃饭庆祝。我背着阿龙和晓燕取得了联系,把她也叫了过去。

公婆以为晓燕是我的朋友,于是热情地招呼她。阿龙的脸色非常难看,他肯定没想到晓燕竟然会接受我的邀请来参加他的生日宴。

饭桌上,我直夸晓燕懂事能干,公婆慢慢喜欢上这个女人。“爸,妈,晓燕平时对我和阿龙都非常关照,你们愿意认她做干女儿吗?”公婆对我的提议非常意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阿龙急了。

“认什么干女儿,俗气,你们喜欢晓燕,以后经常叫她到我们家吃饭。”我把脸转向晓燕,严肃地问:“晓燕,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也说过别无所求。我现在就想听你表个态,你愿意认阿龙的爸妈叫做干爸干妈吗?”

晓燕摇了摇头。

“摇头表示你不愿意。你连干女儿都不愿意做,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将来不会逼阿龙离婚娶你?”直到这个时候公婆才听出事情的关键。他们纷纷向晓燕投去不友好的目光。“姑娘家的,做什么不好做‘小三’。”晓燕委屈地看了看我,找了个理由离开包厢。阿龙没有尾随她而去。

那晚到家,我一个人回房间,阿龙在客厅向爸妈解释。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两个小时后,婆婆把我叫出去,我们开四人会议。

“今天我们才晓得有晓燕这么个人,才晓得这些年来她做了什么。说实话,这个姑娘看上去并不坏,也很懂得孩子和老人的心思。小玉呀,我们两老今天就想听你一句话,你以前那么贪玩、不顾家,以后你能改吗?如果能,我们是坚决不会让晓燕进这个家的。今天你就表个态吧!”

我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被动,被动到公婆可以忽略阿龙出轨的事实转而对我提要求。我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蛋。正是我的不贤惠给了晓燕乘虚而入的机会。

我没有当即答应任何人、任何事,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值得为了家庭和家人改变自己的一些喜好和习惯。阿龙承诺给我时间,他期待我的改变。我却迷茫了。如果我变成了他们喜欢的样子,那还是我自己吗?晓燕的存在像一片乌云,压在我的头顶,让我喘息艰难。

走进情感工作室倾诉完心事,我获得了久违的平静。虽然谁也不能替我做决定,但是我的内心已经有答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南国今报

民间个人的行为方面,应是同为儒文化圈之故,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少有趁火打劫者,多自动守序,相互救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日本和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方面,为了震后救灾这一永恒课题,比较和互鉴是需要的。

老男人要玩,小男人要多思考!这是因为,老男人如果还看《三国演义》《水浒传》,人们会觉得他们老谋深算,不敢接近他们。而如果小男人整天只知道玩,老了将会一事无成。

作为最近几年愈演愈烈的“邻避现象”,在国内很多地方,人们现在是闻垃圾焚烧厂而色变。如果某地要开建一个垃圾焚烧厂,除非是特殊安排的听证会,否则必定是一片反对声;在某些地方,激动的周边居民甚至还可能集体散步,乃至与你拼命。

奴隶、奴役,这样的语词,在文明时代,在法治年代,本应只存活在历史书籍或文艺作品中。近200年前,奴隶制已经在西方世界废止;而2000多年前,奴隶社会就已经远离古老而文明的中国。然而,全球范围内仍有大约2700万的奴隶受剥削。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